合山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数据

26岁所有人看了我的裸照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2:05:03

文 /甘北

来源 / 心理说

26岁所有人看了我的裸照

比伪善的人坚定

比纵恶的人凶恶

凡人皆可唾骂海莉。

事情要追溯到4年前。海莉的第三任男朋友,把她的裸照,群发给了所有人以后。

全部社交圈炸锅了。

有人一边看一边咂舌:“看不出,胸还挺大。”

有人满脸潮红地拉到最后,恶狠狠地点评道:“不要脸。”

还有人谴责完大家的恶趣味,还是没忍住,三更半夜从被窝里爬出来,仔细地看了3遍。

从那一刻开始,海莉就永远是裸体的。

她上班也罢,逛街也罢,衣服穿得再齐整,在众人脑海里,永久是衣不蔽体敞开双腿的样子。

再没有人尊重海莉。

朋友默契地跟她冷漠了,没有人愿意承认,曾是她的闺蜜和知己。

她亲耳听见曾的好友开玩笑:“你原来不是跟她挺好的吗?”

“我呸,你才跟她好呢。”

海莉,成了一种病毒。

就连上司也把她叫去了办公室:“你的事,影响太低劣了……”

话没有说完,海莉就懂了。她主动交了辞呈,抱着一堆私人物品,在窃窃私语声中,走出了办公室。

26岁所有人看了我的裸照

2013年的夏天,海莉失去了一切。

她一个人搭乘大巴,离开了生活了二10几年的城市。

去没有人认识的地方,总能重新开始吧。就这样,海莉来了L市。

L市很大,人人一副奋斗面孔,没人会在乎,你有怎样的故事和过往。

海莉在这里,认识了马奕,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城市白领。

海莉喜欢吃旧城的萝卜糕,马奕转两趟公交去买。海莉半夜胃疼,马奕二话不说送药上门。再后来,海莉崴了脚,马奕索性摊牌了:“还是让我来照顾你吧……”

就这样,海莉和马奕恋爱了。

那是海莉的第四次恋爱。固然,马奕问起的时候,海莉撒谎了,她头一低,眉一垂,轻声细语地道:“这是第一次。”

相比于欺骗,这倒更像恐惧。海莉太畏惧了。

那件事以后,她身上被贴满了“荡妇”的标签,她不敢再穿露肩的衣服,不敢再独自深夜外出,乃至不敢心平气和地与他人对视,她畏惧对方投射过来的眼神,写满了鄙夷和鄙弃。

她想成为一个没有过去的人,由于她没法面对那样不堪的过去。

“第一次……”海莉又重复了一次。

马奕很满意这个答案。城市污秽,恋爱就像过家家,海莉这样的清纯女孩,正是他想找的。由于这份清纯,马奕格外珍惜海莉。

第二年冬季,他提出:“海莉,带我回家看看吧。”

天大地大,海莉最不愿回的,就是老家。

老家太小了。小到所有人,都看过她没穿衣服的样子。

全家的脸,早被她丢尽了。

乡下是大门敞开的,只有她家,白天夜里都紧锁着门。

父亲在镇上工作了一生,丢不起这个人,却又没处躲,就请了几个月的病假,等风头过去。

母亲呢,她改掉了去四邻嗑瓜子的习惯,镇上的集市,她再也没逢早去过。

出了这样的事,谁不想从人间蒸发?蒸发不了,就只得低到尘埃里,巴不得逢人鞠个躬,讨声饶,声泪俱下忏悔一番。

忏悔是没有用的。这类伤风败俗的女儿,既然浸不了猪笼,总得用唾沫星子淹死吧。

天知道他们会向马奕,说出什么刺耳的话?

海莉急得脸都白了,她头摇得拨浪鼓似的:“我们老家太远了,明年吧,明年吧。”

马奕拉住她的手:“几百千米,有甚么远?”

海莉眼泪都憋出来了,她梗咽着道:“不行,你不能去……”

马奕发觉了,海莉有事瞒着他。

“该不会你在乡下,还有一个未婚夫吧?”马奕半是玩笑,半是摸索。

海莉矢口否认,却又说不出个像样的理由。

这回,马奕生气了,他背过脸去:“你根本没打算跟我结婚,对吧?”

那个春节,海莉分手了。

那段往事,有一千次来到了她的嘴边,她多想一股脑地告知马奕,向他坦白,向他自首,问他介不介意,求他给她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。

但是,话到了嘴边,说出来的却是:“对不起,我没有做好准备……”

马奕走了。海莉就照旧一个人。

她不想回家过年,就去超市买了速冻饺子,窝在出租屋里过了一个除夕。

就是在超市,她认识了大勇。

大勇很外向,虎头虎脑的。那天他在超市值班,遇到了形单影只的海莉。

他一下就被她的孤独击中了,不要脸不要皮地,上前去搭赸。

他说:“小姐,你一个人啊?”

海莉没心情理会他。

大勇又说:“过年还吃饺子啊,要不上我家去吃饭?”

真招人烦。但在他的再三纠缠下,海莉还是留下了电话号码。

她也说不清为什么。她不敢再对爱情,有一丝一毫的期待。但又忍不住,想向新鲜的世界,伸出孤单的手。

而大勇,果然与众不同。他仿佛什么都不介意。她摸索地问他:“如果我以前,做过不好的事情呢?”

大勇傻笑道:“谁没做过不好的事啊,放心上干什么?”

这样的大勇,是讨人喜欢的。

虽然他长得不好看,收入也不高,但他不厌弃她呀。还有什么比这更难得?

不厌弃海莉的大勇,知道海莉谈过4段恋爱,也知道她不是处女。

但是,谁又会介意这些呢。

他没心没肺地道:“告知你一个小秘密,其实,我也不是处男。”

海莉的心,一下子就被打开了。2015年的春节,她终于敢回家过年了。

这是那件事后,她第一次回老家。

爸妈都对大勇很热忱,恨不得马上替他们操办婚事。大勇说:“叔叔,阿姨,你们看,彩礼给多少合适,房子要在哪儿买?”

海莉爸妈忙表态:“我们没要求,没要求,你肯对海莉好就成。”

大勇,成为了全家洗刷羞辱的漂白剂。只要有人肯娶海莉,那段历史大概就能翻篇。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窃喜。

但是,事情还是败露了。

败就败在大勇的外向上。回到老家的第三天,大勇在田埂上漫步,遇到了邻居的小孩。

大勇去逗小孩:“你海莉姐姐美不美?”

小孩早被爸妈教过了,要跟这个“荡妇”划清界限:“她都被人看光了!”

大勇顿时惊呆了:“甚么叫被人看光了?”

小孩煞有介事地道:“大家都说,你是大乌龟。我们全村都看过她了……”

大勇血液直冲上头。

他气势汹汹地回去,掐紧海莉的手臂问道:“什么叫全村都看过了?”

海莉喉头又咸又麻,心像被抛进了冰窟里。她失望了。

大勇吼道:“你历来没告知过我,还有这么回事……”

海莉眼泪落了下来:“你不是说不介意吗?”

大勇说:“我不介意你跟人上过床,但你他妈给所有人都看过了,那能一样吗?”

海莉甚么都不说了。

她终于认命,一个被所有人看过的女人,不配具有爱情。

26岁所有人看了我的裸照

海莉再也没谈过恋爱。

倒是那个前前前男朋友,回头来找过她。

他向她说抱歉:“对不起,海莉,是我害了你。”

当初,海莉跟他提分手,他一气之下,就把她的裸照,群发给了所有人。

他说:“我发完就后悔了,我只是想恐吓恐吓你,没想到会这样……”

最后,他向海莉宣布了自己的婚期,他说:“欢迎你来参加我的婚礼。”

海莉惨笑。

她恨他到骨子里,恨不得挫骨扬灰,可是,她甚么都做不了。

他道歉了,他结婚了,他重头做人了。

他1句道歉,就抹煞了全部罪过。而她,却要背负着毕生的骂名。

那两年里,海莉得了忧郁症。

她变得神经兮兮,总感觉有人在偷窥她。她愈来愈沉默,讨厌身边的所有人。这个世界,再没有她留恋的东西。

父亲急白了头。母亲带她去看心理医生。而转过身,他们又开始逼她相亲。

快30岁的海莉,成了全家人急于甩掉的包袱。

谁愿意娶这个女儿,别说不要房子和彩礼,她家乃至愿意拿出全部积蓄来。

只要嫁出去就成。父母四周找人说媒。

每一次相亲,海莉就要接受一次侮辱。

她伶仃地坐在餐桌上,接受来自对方的恩赐和同情:“你的事,我都听说了。”

他们一般这样开头。

“我不介意。但是你嫁过来以后,得跟之前的朋友断绝来往。”

他们还会这么说。

“我不会跟你回娘家的,丢不起这个人……”

他们总会这么说。

海莉冷冰冰地听着,想哭,又想笑。不知道为何,挨过的骂多了,受过的白眼多了,早两年迫切想自证清白的欲望,反倒没有了。

反正看也看了,骂也骂了,还能怎样?

她是在唾沫星子里死过一回的人,对人间早已心灰意懒。

谁爱唾弃谁唾弃吧,谁爱恩赐谁恩赐吧,这肉体下过地狱,就不再怕人言鼎沸。

但她没想到,4年以后,那些裸照,又天翻地覆席卷而来。

天知道是谁干的。一夜之间,那封邮件,又躺在了所有人的邮箱里。这一回,L市也沸腾了。

人和人,是一样的。L市和老家,是没有区分的。那些衣冠整齐的城市白领们,对香艳八卦的期待,丝毫不亚于老家的人们。

他们交头接耳地,围着电脑,围成一圈,兴致勃勃地看着那些照片。

“看不出啊,真看不出,平时那末清纯,原来都是装的。”

谁都没有发觉,海莉就站在身后。

她看着那些照片,像重入了一回油锅,又重入了一回冰窖。人间啊,真是地狱。

她才明白,她逃不掉的。210六岁的她逃不掉,三十岁的她一样逃不掉。

蒸发不管用,低到尘埃里也不管用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她突然就想迎头撞过去,跟这个世界顽抗一回。

“好看吗?”她突然问道。

办公室一下安静了。同事们急忙关掉网页。

“看完了,帮我去录个口供吧,我要报案。”

海莉在众目睽睽之下,拨通了110的电话。

她一字一句地说,脸不红气不喘地说,这些压在心头4年,爬到嘴边无数次的话,此刻终究掷地有声。

办公室鸦雀无声。

那些戏谑的,嘲讽的,鄙夷的,围观的声音,顿时安静下来。

海莉站在这沉默当中,才突然意想到,他们,在怕她。

这是四年前的她,历来未曾想过的。他们不敢跟她对视,不敢望向她的脸。

他们在畏惧,畏惧这个勇于直视他们的海莉。

“是的,照片里的人是我,但没人有权利,侵犯我的隐私。”海莉铿锵有力地道。

她用了4年时间,才想明白一件事,错的人不是她,而是他们。

世界总算清净了。

海莉终于知道,退却和软弱,只能换来同情和恩赐,真正让人们闭嘴的,是硬铮铮地迎上去,面对他们,直视他们,质问他们。

比伪善的人坚定,比纵恶的人凶恶。

是我,你们又能怎样?

她站起来了,他们就怕了。

原来,站起来这么好。她早就该站起来了,她终究站起来了。

她要一直站起来,硬碰硬地打赢整个世界。

只有硬碰硬,才能打赢这个世界。

-END -

*本文作者:甘北,文艺女青年,我有一间大房子,活够了就去死。我还有一个公众号,写男欢女爱,也写世情冷暖,欢迎你来做客。微博:甘北Lily。

印度神油怎么分辨真假

伟哥的功效

上海西地那非厂家

伟哥吃了有副作用吗

相关推荐